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妈笔记

最近记录青春期

 
 
 

日志

 
 

我是陋习难改  

2010-05-11 18:03:25|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兔子到10 岁多,性格基本定型了。好的一面是他沉实,纪律性强,实心实意并且幼稚纯洁,缺点是他顽固内向,收敛拘束。用老师的话来说:他太受压抑。

我深深感觉到放养的好处,但是在处理具体事情时,还是会给强压。比如强迫练琴(用”不练你就放弃“作要挟),强迫学中文(这个是不避讳地逼迫),要求他完成作业,履行当学生的义务等等。

这个把作业看成是义务的想法做法已经在兔子那里内化了。昨天兔子课后要等待音乐剧排练,这个排练结束是14:30分,之后16 点是兔子坚决不肯舍弃的功夫训练,之后还要去医生处复诊。我觉得这样他根本没时间做功课了,希望他取消音乐剧排练或者功夫训练中的一样。兔子说:他一定能完成全部作业,而且保证不会做到晚上21 点。后来他虽然做到了,但是是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做作业的,晚饭20 点才吃。

他这个行为值得嘉奖吗?
这些做法在我自己看来是天经地义的,我甚至很反感其他父母为给孩子减少功课和老师据理力争的做法,还有公开支持孩子以”时间不够“为由不做作业的做法。我也不理解要求假期不给作业,周末不给作业的基本思考模式,不理解考试成绩好给物质奖励的思考模式。
其实理解,但是我自己的思维定式了。

我在兔子的博客里记录过他的同学尤那斯,那是个典型的放养例子。在我这样的人眼里看来,这是块上好的材料,稍加雕琢,即可”成材“。可是他父母坚决不雕琢,坚决放任自流。这孩子聪明,能说故事,能装小丑,能玩球,也自信足到根本不要别人来鼓励。可是他不肯念书,不喜欢作业,不上任何训练班。我为他父母扼腕:强迫他一点嘛,生铁要炼才成钢啊。
他父母怎么想我不知道,倒是老师说我们的做法太不对头,叫给若帆多一点空间,多一点自由,别盯他功课。

我想:如果不是从一年级起就盯他的功课,他会不会是个”2分学生“呢?是不是会被推荐去人文中学呢?他会不会成为尤那斯呢?
我也在想:成为”2分学生“,听话乖觉,是优点还是缺点呢?
读人文中学,是福还是祸呢?

我眼前就有不少个现成的例子:一种是被父母赶鸭子上架,或者受现成环境的推动读完人文中学的人类,他们到大学和就业阶段”卡壳“了,久久不能毕业;另一种是被放养着学完了普通中学的人类,他们在工作实践中发现知识或者学历的欠缺,自己上夜校补习再读大学,现在均可称为事业有成。
当然也有读完人文中学和大学,又顺利就业,事业有成的例子,很希望兔子能进入这个例子。

这些例子足以告诫我努力培养孩子的自信比什么都重要,努力给孩子松懈的空间比什么都重要。
自信的培养,是努力营造快乐安全的生长环境,但是绝对不去触摸苗苗的培养法。
我们从小接受盆栽思维,剪裁天然,使之成材。
我竟然还是不能做到维护天然,促其成材。

我猜测:兔子的特长和个性并不在做学问和发明创造那一面,放养的话,他也许会是个”3分“学生,但是会是个精益求精的”二传手“,是个会把所布置的具体操作做得尽善尽美的好工匠。他将因为手艺出色,胜任操作性的工作而成为自信的人。对他才能的这份揣测,应当促使我们给他找一条重视动手,避免理论学习的升学路。可是别说我们,就是兔子自己,经历这么多年的熏陶,也不肯舍弃”人文中学“了。

让兔子天然蓬勃,快乐生长,丢弃对”优秀“的追求,估计我自己也会觉得自己”不负责任“。
因此,在学习N遍现代教育理念之后,我还是挥舞园丁的大刀阔斧,把兔子剪裁成了乖乖兔。带来的会是什么呢?

违背天性的塑造孩子,在国内有很多”成功“的例子。
我们相信勤奋出天才。
德国人也相信勤奋出天才。不过我们的勤奋是”逼出来的勤奋“,他们的勤奋是”自愿的勤奋“。就是说他们把”自愿努力“的能力,称为天才。


写这一篇,我没有纠结或者矛盾,不想指责自己,仅仅是因为想到这一层,觉得自己真是不能扭转自己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