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妈笔记

最近记录青春期

 
 
 
 
 
 

海外 德国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高中毕业在即

2017-8-31 1:53:05 阅读35 评论8 312017/08 Aug31

平时被熟人问起若凡考哪些科目当毕业考试,我总是答不上来。太失职。

怪我不肯下功夫研究他们高中那繁琐的筛选科目的过程。

最后一个中学学年开学。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

若凡同学拿来了一张高中毕业考试的考试内容和考试时间表过来叫我签字。

正被晚夏的闷热焗困的兔妈,一骨碌爬起来——这次一定要搞清楚,记下来。

 

德国没有高考,高中毕业考(Abitur)就是他们的高考。

它的总成绩是综合整个高中阶段成绩和表现的,不是一锤定音,但是毕业考形式和内容都和高考接近。最后的分数也是决定你能读哪些大学,哪些专业的尺度。

整个高中,就是备战这个毕业考试,而且是一场马拉松的备战加实战。

 

2018年3月23日。学校课程全部结束

作者  | 2017-8-31 1:53:05 | 阅读(35) |评论(8) | 阅读全文>>

走向成年

2017-8-24 0:49:45 阅读43 评论20 242017/08 Aug24

若凡同学现在魁梧着呢,头上的小辫子梳得顺了,很有自己的风格。

他还是那种老成的样子,不过神情活泼了,身形挺拔了,对身体控制力有了自信,见到石柱要爬,见到石子要扔,见个可以跳的,可以扯的,可以踢的,都会去腾跃一下。

走向成年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走向成年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作者  | 2017-8-24 0:49:45 | 阅读(43) |评论(20) | 阅读全文>>

挪威行之三——总有篝火和吉他的傍晚

2017-8-6 23:39:16 阅读40 评论8 62017/08 Aug6

这几天,若凡给他的希腊旅行照片加了很多同学或老师拍的照片。我问他挪威那边的有没有补充?他说要到9月23号以后。咦,什么古怪的日期?

小故事陆陆续续的冒出来。若凡对挪威公路两侧常见瀑布,还有白天下雨晚上必有彩虹印象深刻。

“晚上天不黑的才叫极昼吧?我记得……只有一天是这样,平时天会黑的,就是黑得很晚。……没有看到极光,常常看到很红的晚霞,还有彩虹也很常见。”

挪威行之三——总有篝火和吉他的傍晚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天气不好的时候。
 

作者  | 2017-8-6 23:39:16 | 阅读(40) |评论(8) | 阅读全文>>

挪威之行(二)——野营露宿

2017-8-1 23:43:24 阅读37 评论6 12017/08 Aug1

若凡这次暑假的旅行,第一个去希腊的,是学校安排组织的,尽管也带了帐篷在邮轮上睡,一路却还是奢侈的,基本上住旅馆吃馆子,因为他们的任务是亲身体验希腊的那些古迹,而不是历练;第二个去挪威的,才是兔妈自己梦寐以求的野营拉练,才是风餐露宿,体验野趣的安全冒险。

兔妈小时候看过大哥哥大姐姐们喊着“练好铁脚板,打击帝修反”外出野营拉练,当时的目的是备战,客观上也是锻炼意志和身体。那时候兔妈自己不到年龄没赶上参加。后来到年龄了,却进入了读书第一的时代。这个很遗憾,我始终认为野外的体验,是一个人必须经历的。所以若凡小学一年级时,我就鼓励他参加“童子军”活动。可惜若凡对那些自讨苦吃的项目

作者  | 2017-8-1 23:43:24 | 阅读(3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挪威的森林

2017-8-1 22:09:59 阅读38 评论8 12017/08 Aug1

说到挪威,我就想到披头士的歌《挪威的森林》,然后是村上春树被歌激发出来的同名小说。德国朋友们一听到挪威,想到的则是静静的湖水,莽莽森林,还有永远在地平线上方徘徊的太阳。他们会两眼放光地说:啊!挪威!

 

这个暑假若凡同学本来和一个朋友约好同去挪威的,那朋友家里有变故,改了主意。若凡同学从希腊回来后,觉得已经“旅行饱”,要马上再整理行李再和一群他不认识的青年人出发,他没有振奋,都抱怨上了。

他和一个基督教会的青年团体一起去挪威,不是坐飞机,而是坐“大巴”。目的地是“诗波莱”,一个地图上靠着大西洋,实际上离海边还很远的小地方。和奥斯陆平行,群山东边是奥斯陆,群山西边就是诗波莱。从德国过去,先要经过丹麦,从丹麦乘坐渡船去瑞典,然后再从瑞典渡海去挪威的奥斯陆。从奥斯陆翻山越岭越过中央山脉,才能到诗波莱。

作者  | 2017-8-1 22:09:59 | 阅读(38) |评论(8) | 阅读全文>>

从希腊回来了,木炭黑。

2017-7-18 16:24:25 阅读38 评论10 182017/07 July18

若凡同学的希腊之旅到7月15日圆满结束。载着他们的旅游大巴驶回动物园前的停车场,车上下来的先是一股热气,然后才是有些疲惫的,热烘烘带着熟气的年轻人们。

觉得大巴裹着热气来,是因为本地温度勉强20度,我们迎接的这些人,在蒙蒙细雨中瑟瑟发抖。

 

若凡同学毫不意外地漆黑一团,一身体育装束,还戴着草帽。他先抱抱我们,把随身行李给我们,再转身回到同学中。

郝娥老师是初中时期若凡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原来她是来发成绩单的。

每个从她手中接过成绩单的孩子,都一下子满脸的凝重起来,因为有很多要看的,而且肯定不会每科都理想。

只有围观的家长们,才不管成绩,先要把疲惫的、久违的小孩纳入怀中,带回豪华的车上,接回舒适的家里。

作者  | 2017-7-18 16:24:25 | 阅读(3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古希腊语之希腊考察课程

2017-6-25 20:47:45 阅读42 评论12 252017/06 June25

借来若凡同学的地理课本,找到巴尔干岛,好费力气地查地图。

若凡同学问我要干什么。我说找找你们这次的考察路线。若凡轻吟一句,看谷歌地图吧。

我不信。说我喜欢看纸质地图。

结果第一站就傻眼了。安科那?哪儿啊?巴尔干半岛从上到下看完,没有啊。

 

还是谷歌了,原来是在意大利。意大利的形状是个高跟靴子,它在靴子的小腿肚突出处,威尼斯南部。

原来是从意大利横渡亚得里亚海去希腊的帕特利斯,难怪他们要在船上过夜,说要航行26小时。

认识若凡同学的人,会记得他2010年在从克里特岛去圣托里尼的双体客轮上,曾经怎样的晕吐。那才两个小时啊。

求海神息怒,求宙斯保佑!

 

不想写文章的,只是在这里记一下行程,下次被人问时,可以看手机回答一二。

作者  | 2017-6-25 20:47:45 | 阅读(42)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出行在即,这一段的事情

2017-6-25 18:13:01 阅读40 评论12 252017/06 June25

我们这里今年的6月,有好长的酷暑天。若凡和他们学校的乐队,于上个星期四(6月2日)在西西里中学礼堂再次演奏贝多芬《命运》的三个乐章。

这中间有个故事:

哈慈中学原来很有规模的交响乐队里,得力的乐手多数毕业走了,剩下的学生不够凑足一个交响乐队的。哈慈中学的女指挥瓦格纳太太于是想出个联合的办法,叫上她丈夫——西西里中学的乐队指挥瓦格纳先生携乐队来帮忙,俩学校合作,一起排练,分别在2月和6月,在两个学校轮流演出。

大号手本来是瓦格纳先生担任的,这次瓦格纳先生要指挥,没时间吹号。所以命运敲门后不久,大号本来气势汹汹来“宣告”的那个音符没人吹奏,叫钢琴顶着,命运之神的洪亮一下子变成了儒雅。嘿嘿,就这个美中不足。

 

今天是酷暑退走后的大风大雨天气,本市在露天体育馆举办州的少年田径比赛,若凡同

作者  | 2017-6-25 18:13:01 | 阅读(40) |评论(12)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9日——17岁的中段

2017-5-30 0:07:58 阅读53 评论6 302017/05 May30

从西班牙回来之后,若凡同学清瘦了一些。一个星期前(5月23日)开始上驾校的理论课。

最近发型也改变了,半寸短发到头顶忽然止步,头顶上是长发阵地,已经可以勉强扎起一个小揪揪了。他最近就这么扎着“揪揪”进出,算是哪吒的发型?——倒退几年,完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我已经完全不干涉不过问若凡同学的学习了。说他那么自觉肯定不是,他花很多时间看视频,学习还是被动,总是要到考试前才抱佛脚。已经被佛踢了多脚了,而且他也知道德国学校的成绩并不是一考定音,但是还是不思改进。本来指望这个“笨鸟”会学一招“先飞”,结果他比人家“常鸟”还滞后。

唉,“用功”二字他肯定不会写。

我也就在这里发发牢骚,而且告诉自己说若凡同学肯定还没有厌学或者畏学,他只是有兔妈的懒劲,喜欢先享乐再吃药。不是说言教打不过身传了么。

作为正面例子必须列

作者  | 2017-5-30 0:07:58 | 阅读(53)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5日——近来动态补记三则

2017-4-25 13:26:00 阅读41 评论8 252017/04 Apr25

以前写小兔子的点点滴滴时,觉得事无巨细都是故事。他的错误,他的成就,都是成长中的可爱斑点。现在不同了。“吴大人”已经不是戏谑之称,他已经是完全的大人,而且还使劲捂着自己,不冒孩子气。

 

【一】

去年圣诞节到现在一直想着要记录一件事:

圣诞节时,他说自己已经在生日时得了一副昂贵的耳机,这会儿完全没有物质欲望了。我们不必为圣诞礼物操心,随便送个什么笔啊,运动衣啊就行。

他没要求,我们就没方向。

兔妈商场转了几圈,找了一件荧光雨衣给我们这位风雨无阻的自行车骑手,而且是骑车速度过快的骑手,让他在夜行时能惹眼些。 还找了个同色的玻璃水瓶,很随便的那种。兔爸呢,努力在商场转了几圈,无功而返。(后来奋勇帮儿子买爆竹。)

到平安夜,从圣诞树下掏出贵重礼物的,是若凡

作者  | 2017-4-25 13:26:00 | 阅读(41)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