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妈笔记

最近记录青春期

 
 
 

日志

 
 

完美带来压抑  

2009-12-04 14:58:28|  分类: 形势所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和老师谈话了,谈中学志向问题。

老师说兔子的成绩进哪个中学都行,问题是他适合什么中学。

老师对此有发言权,没有决定权。她早就说过:“你们中国来的孩子,肯定选人文中学,想读大学的。”她说她不反对兔子选读人文中学,但说如果选上人文中学,她只希望兔子能改正一处,就是上课时态度要变积极。因为人文中学要求能动的学习,要求游刃有余的学习能力,还要求探索精神。老师说兔子能完成老师和学校布置的一切任务,准时到校,点名叫他时,也能回答,但是兔子从来不主动请战,不说一句题外话,特别是不会说荒唐话。他很努力把答案变成全面的、完整的、正确的,否则宁愿不说话。听上去,老师对我们家长很不满意,认为我们对兔子压制太多,造成兔子自我苛责。

我在博客上一直有牢骚,有时候是对自己的牢骚,因为不断发现自己比起德国父母,有天生的压迫倾向。而兔子,则有天生的羞怯。

学乐器一事我感触至深。这一段因为排练,咱多看了几眼兔子那些同学,才明白我的压迫。

虽然不指望兔子练成小提琴家,但是我的想法自然是:想学琴,就得有个学的样子。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学小提琴,一天练几十分钟总不能避免吧?不然还是别学了。所以带领着,劝着哄着逼着,每天都念一次经。结果每次去学琴,兔子都说他是拉最熟练的,其他两位都不会拉老师教的曲子。我还窃喜我这种认真执着是给兔子带来正面的暗示,希望他因此勇气倍增呢。

有个女友,一家玩乐器,女友吹笛子和圆号,弹钢琴;丈夫吹巴松,萨克斯,也玩电吉它。在学校和社区活动里,他们明显是音乐行家。他们的三个孩子,一个学笛子,会吹横笛;一个敲木琴;还有一个学定音鼓。他们告诉大家:我们热爱音乐。可是他们的音乐是什么境界?告诉你:咱中国任一个群众歌咏活动,都比他们专业。女友说,她的孩子们就在这圣诞降临节里每礼拜集体玩一次乐器,全年时间里,乐器只在学校响着,在家是静默的。就是说,她家字典里从来没有“苦练”二字。练琴是玩,兴趣浓厚就专业一些,兴趣寡淡就不碰,绝无练习义务。

现在女友正在带学校的“交响乐队”排练,邀请我去协助。我礼拜一去了,坐我旁边的小男生是管木琴的。他面前是曲谱,手下是很正式的木琴,架势和交响乐队里的那个一样。在全曲里,他的任务是按节奏打出GDFC四个音。可演奏开始后,我发现他全程都在瞎敲一气,谱子是摆设,他没有一点基础技术。我实在忍不住,手把手地教:G-G-F-C......。几遍之后,看着木槌像是落对点了,赶快鼓励。可再看那小男生,眼神里的自在全部消失,身体都绷成了紧张,对我的鼓励连微笑都用不出来了。

 

从低起点开始,从积极参与,爬缓坡以循循善诱,启发兴趣,养殖兴趣,这是小学教育的任务。我却以我们一贯的教育态度,从开始就要求着正式。我给兔子的压抑不是态度上的,而是技能上的。同学的作业,有错都是有趣的,而我们,从开始就要求正确,整洁,精准。

我终于看到了,我给兔子带来了多大的精神压抑。

想起兔子特别爱听的一个童话故事,说魔鬼的小孙女是错误大王,她专和要求精准,逃避错误的人作对,她称颂错误,用错误作乐,后来用精确过头带来的错误打败了从不出错的校长。

 

我怎么就成了那个童话里可笑愚蠢的校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