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妈笔记

最近记录青春期

 
 
 

日志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2015-05-03 15:41:03|  分类: 偷看的东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兔子去年生日时,小罗的妈妈安德里亚送他一份生日礼物:一本厚书:《查理曼大帝》,还有一个去亚琛的许诺。

 

查理曼,(800年-814年,德文叫他“大个子的卡尔 Karl der Grosse”。“查理曼”这个名字,是他的英语和法语名字的音译,他还有个正宗的拉丁语名字“卡欧洛斯(Carolus)”,他的王朝“Karolingi”是他名字变格后的形态。我们历史书上把这位皇帝和他的王朝翻译得毫无联系,让“查理曼”统治“卡洛林王朝”,听上去倒是合了我们皇帝名字和年号分开的习俗。

 

亚琛在德国西面,和荷兰、比利时相邻。我们以前去过多次,主要是看那里郊外山上三国交界处的风光和市政厅宏伟的建筑。对那里教堂的外观,我惊艳过其宏伟。里面,好像从来没进去过。

 

此番这个连上五一国际劳动节的长周末里,安德里亚说要抽一天带上吴大人远征亚琛,看查理曼大帝的足迹,请我作陪。

于是我们昨天成行。

 

小罗家的礼物总是墨香十足。安德里亚在吴大人童年时代送过他很多很传统的书籍(它们往往是被我们束之高阁的)。后来她听说吴大人喜听不喜看,改送了吴同学各类知识类光盘。这次收到《查理曼大帝》后,我再三督促吴大人看。吴大人勉强看了开头,后来就“没有时间”了。

但是查理曼的名字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有一次电视里凑巧播放系列节目『德意志』,第一集就从查理曼大帝开始。我和吴大人看了这档节目——汗,我们能接受的只是电视传播的大众文化,俗文化。

 

昨天,安德里亚花了三个小时带我们开去了亚琛,为的只是看一个藏宝阁和一座教堂。她不是叫我们走马观花,她要我们带“解说随身听”参观藏宝阁,跟解说员参观大教堂。

 

藏宝阁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吴大人摄

 我不想介绍这里,摘抄维基百科上一段话:由于其无与伦比的历史地位、建筑风格,以及收藏于其内的旷世艺术品, 亚琛大教堂成为德国第一座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的建筑瑰宝。

 
现代博物馆的“随身听”是非常好的发明,它让看客可以从容聆听展品的身世。
安德里亚一直陪伴吴大人左右,在“随身听”讲解完毕之后,再附上对宗教大背景的讲解。比如如何认出画和雕塑上的圣徒谁是谁。
我对吴大人不肯修宗教课一直耿耿于怀,趁机说教。
吴大人说:“宗教课又不讲这些。”
安德里亚同意吴大人的辩解,说这些常识是从博物馆讲解里获得的。

 

查理曼大帝想把亚琛变成取代梵蒂冈的圣地,从而根本抹掉罗马。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活那么久。他是欧洲之父,也是欧洲的基督教保护神。这个宫廷教堂里的这张简陋的大理石椅子,是给帝位继承人加冕的宝座。813年至1532年间,有三十二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在此加冕。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吴大人摄)

 

 

安德里亚叫我们早上七点就出发,我暗自叫苦,吴大人公然抱怨——好容易放假了,还自找罪受。

可参观活动让人沉浸其中,吴大人出乎意料地展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大教堂的讲解员是个在读研究生,正在修历史、宗教艺术史、神学的中学教师资格。他的讲解让听众一分钟都不会无聊,他简直是如数家珍啊。作为专门研究亚琛历史的亚琛人,这位梳着长马尾的大学生老是在贬低科隆大教堂,还自己数着贬低的次数。其实人家科隆大教堂是个哥特式建筑,而亚琛这个是拜占庭式建筑,没有可比性嘛。在介绍查理曼为什么是“大卡尔”时,他请一名身高一米八的游客和一名身高一米六的游客出来,告诉我们,当时人们的普通身高是一米六,查理曼却是长到了一米八。“你们看,他这样站在他的战士身边时,能不大么?”(“大帝”是我们对“大个子”优雅的穿凿附会。)

吴大人很希望,他会是他们的历史老师。

 

“这个教堂大!还是名列第一的德国世界文化遗产。太值得看了。”吴大人被问感想时如是说。

前篇说过,吴大人对历史毫无兴趣。我以为是天性。可安德里亚教了我(有些晚了),历史课很需要用“课外课”补充营养。她先送书,再“陪伴吴同学参观”,以一个“履行行为”作为生日礼物。叫我十分感动。看得出,他们家习惯于陪伴孩子用“耳闻目睹”去触碰历史,我以前多次提及过的小胖家。在孩子幼儿园和小学期间的每个周末,也都是以参观各种博物馆,各地博物馆为郊游主题的,不过他们喜欢走科学博物馆、工业博物馆、自然博物馆。

无论有没有孩子,参观博物馆都是德国知识分子家庭的重要周末活动。德国的博物馆大大小小的多如牛毛。所以德国周末商店关门,大家不会寂寞,他们不必在逛街里打发时间。每年,每个城市都要举办“博物馆之夜”,博物馆在这天开到半夜,买一张通票可以看完全城的博物馆。朋友们聚会时会彼此提醒今年哪里的博物馆之夜是什么时候,大家相约成行,而且,大家都不以远行为苦。

我很敬佩他们对博物馆的耐心和倚重。

 

不喜欢走博物馆,满足于电视传媒和网上资讯的人们。虽然看上去一样说得出各种知识,但是没有“感知”为底蕴,是不是认知得一样呢?心理学上说,人的“认知”要从“感知”开始,没有感知的认知,是伪认知。

起码,我把照片放上脸书,兔爸看了没任何感觉,因为他没有去参观藏宝阁,没有在场景里触碰历史,照片上的所有名堂因此对于他就只是局限于“教堂”二字上。

 

 


(兔爸不为所动的照片例子.)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拜占庭式的穹顶,感觉到上帝的笼罩。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卡罗琳式十字架。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这张照片里,拍摄者吴同学找到了教堂与圣光的交接点。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大理石磨制的古灯。
 
 
德国家庭教育里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壮志未酬的大教堂。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