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妈笔记

最近记录青春期

 
 
 

日志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2014-12-05 21:17:53|  分类: 兔子小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写得长了,因为外语是兔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领域,欧洲古语言更是让兔妈仰望却不懂的远方星辰,所以努力给自己记笔记,分别记述我所捕捉到的零星碎片。这些对大家没有什么意义,打扰了。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德国经典
 
昨天去一个熟人家喝下午茶。

主人是退休了的生物学教授,夫妻俩作为德国生物学博士在六十年代曾经移民美国,但是放不下家乡情结,两年多后还是回德国了。

一辈子学生物学,教授生物学,可是两位老人和吴大人交谈时,歌德席勒的句子信手拈来,吴大人只有听的份。老人说他们在学校时,几个大作家的经典之作是必背课目。即便句子拧,意思晦涩也要背。老教授在战争结束时十五岁,正是吴大人现在的年纪。那时的德国的教育,用现在的话来说,坐的是电影院式教室(学生坐排面向老师),听的是漏斗式灌输,培养的是死记硬背功夫。把学生的脑子当储存机器,把课堂当战场,连课堂纪律都几乎是军事化的……。

我听着这些不陌生。可对德国人来说,这种教育是和希特勒连在一起的羞于启齿的过去。

 

吴大人说他听说过歌德席勒,是在小胖送的CD里,把歌德的诗句编成RAP唱。

吴大人说他们也学诗歌,学韵脚,是很短的学程,知道韵脚的用法就过去了,他们的重点是小说评论,剧评和影评。

 

老教授沉吟,“到高年级,你们会学『浮士德』”。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拉丁语

 

说到拉丁语老人十分谦虚,说自己早就搞不懂拉丁语的句子了,其实,搞生物学的人,不可能离开过拉丁语单词,但是拉丁语奇怪的语法,因为太复杂,今天已经没人去用了。偏偏吴大人喜欢又自豪的就是拉丁语,就因为它复杂,就因为它古怪。他对教授说,开始是好奇而学,现在是喜欢。

关于这个语言我说不出名堂,进度,内容,难度统统不知道。我就知道拉丁语的句子怪,你看见明明只是一个单词,翻译成德语却是个说事儿的长句子。你看见那词明明是这几个字母组成的,到了课文里,那词面目全非,而你还得从它的魔变里找出它的数、格、时态、语气来(语气是呼格,能认出是主子还是奴隶在说话)。

总之,吴大人从不跟我说他们拉丁语在学什么,有什么难处,他知道那是对牛弹琴。但是星期二,备战一个周末去参考拉丁语的吴大人,回来时有些怏怏。再三问,他说最后一题里,他把一个神搞错了。

我听他的叙述完全不明白,后来看他的日记明白了。在这里写下来,图解拉丁语的学习内容。

题目是:中世纪某典籍里记载了两名圣徒,其中一名曾经是猎人,后来被当时的人们尊为什么守护神?另一名曾背耶稣过河。他又被当时的人们尊为什么守护神?

吴大人在日记里写:“我想背耶稣过河嘛,不是河神就是桥神,就写了这两个。想不到他是车马守护神。”

拉丁语这个地方没砸准,中文却砸准了。日记里,他竟然会用“守护神”这个称呼,令兔妈肃然起敬。因为这个“神”,和称呼上帝的“神”不是一个词,我一时都不知道怎么翻译这个称呼呢。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关于英语
 

德国人很自豪他们严谨的德语,20多年前全球化没开展的时候,经济还没控制人类的时候,德国人说话虽然也夹杂英语,但是不会只夹英语。那时候说话,能引用法语是可以自豪的事情,能引用多种外语更是可以当炫耀地。我羡慕但很嫉妒地想:这只是他们有共同古代语言的好处。

吴大人坚决抗拒学法语,是令兔妈扼腕的事情。觉得德语里很多关于情调,味觉,感受,色调的词语都是兔妈念不会的法语。遇人家说到那个法语词,能让清晰过头的德语强音语调,顿时转入一个优美的、尾音不详、带回荡音的音区,白炽灯变烛光那样的变化——那叫一个优雅。

可现在这一代的年轻人——按照吴大人的说法,不会炫耀其他外语了,他们只需要英语,而且觉得说法语太娘娘腔,是姑娘们学的语言。

所以吴大人说话时遇到电影啊,游戏啊,时兴物件啊,都会飞来一句英语,叫英语超烂的兔妈听到时,就像听到一声滚雷,或者是语句里忽然溜过去一个串滚带爬的音。

人英国人是这么说话的么?

德国人说美国人说话是嘴里含热土豆,吴大人的热土豆还是烫舌头的。

 

吴大人就读的中学非常保守,传统上以拉丁语为大梁,英语只是当普通外语。今年起,学校改革了,吴大人他们破天荒有了英语口语考试,老师为此再三照会,要求家长们理解。

这是了不起的改变,说出去,人家学校的弟子都惊讶:什么?你们才开始有口试啊。

 

吴大人很紧张。我就奇怪了:英国那十天不是开过口吗?

吴大人说:不考那个,老师要我们用英语讨论问题。这些问题我在英国没机会说。

哪和哪啊?唉!没自信,看什么都难。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古希腊语

 

说到欧洲古代语言,拉丁语算文言八股,古希腊语才是诗经古文。

吴大人对古希腊语也喜欢,但是在日记上就没有记载,古希腊语文盲的兔妈闯不进那个世界里去。

昨天和老教授一处谈话,才知道吴大人他们古希腊语已经过了字母和基础语法关,现阶段拿『奥德赛』(古希腊史诗)当课本。下一个学年将学习古希腊哲学。

听着真高深啊。

兔子小时候,我试图把古希腊语神话当故事念给他,可是名字太长,太拗口,兔子抗议不要。其实我读得也无趣,因为实在不能跟上那些不正经神仙的自由无边的逻辑。

前不久和人闲聊时说到过,我们的社会科学家在借鉴外国典籍时,常常会被里面的两种古代语言难住。看翻译的,一定不能精准,因为仅就古希腊语而言,一个神话代表一种哲学思想,只知道名字和故事没有用。而外国社会科学学者是浸淫于古希腊神话的,他们引用神话故事,和我们用春秋典故一样。当然我们的典故也是外国社会科学家难以理解的。这是科学学科里的隔绝长城。

 

十五岁纪事(二) 好玩的外语 - 兔妈妈 - 兔妈笔记

 

题外话:

这些日子里,吴大人在看电脑里看不知道哪个版本的电视片『西游记』,很喜欢。

日记里写,他们的宗教课开始讲佛教,他改变了抵制态度,想认真学习。

 

您不是想从『西游记』里学佛教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